首页 > 都市 > 七零炮灰小寡妇 > 第123章

第123章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1982年冬天,元旦节这天姜念接到了葛梅的电话,她现在在港城,跟邓珂在一起。

自从改革开放后,葛梅立刻辞去了工作的岗位奔赴港城,跟邓珂合作做生意,这一天葛梅等了很久,家里人也劝她慎重考虑,她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再熬几年就熬出头了,所有说客都被葛梅拒绝在门外。

她按部就班了大半辈子,心里一直有股子冲劲,她羡慕邓珂,终于有一天她也能像邓珂一样了。

葛梅在电话里对姜念说她现在跟邓珂合作的特别好,虽然在外面奔波,可心里无比的畅快,两人闲聊了一会,葛梅才说起正事:“绣图的事怎么样了?()?()”

姜念笑道:“快绣好了。()?()”

葛梅说:“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里的香饽饽,有多少合作商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,虽然一年只绣一幅图,但绣图大卖,还把咱们公司名声打出去了。()?()”

姜念笑道:“没有你和邓姐,港城那边谁认识我。?()_[(.)]????╬?╬?()?()”

“对了。”葛梅打趣道:“你今年要不要来港城过年?”

姜念笑道:“我要是去了港城,陆聿就得抱着孩子追过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葛梅的笑声:“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,陆聿那小子那么喜欢黏着你。”

和葛梅挂了电话,姜念穿上外套准备去学校接陆帆,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碰见了老师带着陆帆回来,一块跟来的还有陈语欢与雷小迪,雷小迪左眼圈有些红肿,像是挨了一拳,陈语欢看着气呼呼的。

“梁老师,这是怎么了?”

姜念看了眼三个孩子,陈语欢一看见姜念就跑过:“干妈,陆帆和雷小迪打架了,打的可凶了。”

陆帆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,雷小迪也哼了一声,倒是谁也不让谁。

梁老师说:“姜同志,雷小迪的爸妈不在家,这事我跟你说。”

经过梁老师一说姜念才明白事情真相,雷小迪喜欢跟陈语欢玩,陈语欢喜欢黏着陆帆,这下雷小迪不愿意了,觉得陆帆抢走了他的好朋友,就跟陆帆打起来了,两人谁也不让谁,陆帆打小被陆聿训练,年龄虽小,可手上功夫不差,雷小迪没占上便宜,倒被陆帆把眼睛给打肿了。

晚上岳巧两口子带着雷小筱过来接雷小迪的时候知道了这事,雷团长虎着脸,一巴掌扇在雷小迪的后脑勺:“你咋跟个小姑娘一样,打架还挠人呢,而且挠都挠不上。”

雷小迪瞬间哭鼻子了。

雷团长:……

他家两孩子跟投错胎一样,雷小筱性格跟男孩一样,雷小迪成天就知道哭,打个架还挠人,跟女娃娃一样。

岳巧忍不住大笑,跟姜念聊了一会,带着孩子就走了。

大家都从以前的家属楼搬出来了,陆聿家现在是处独立小二楼,现在坐在军长的位置,这几天一直忙着开会,晚上八点了还没回?”

陆帆:……

小屁孩低着头,摸了摸脸上烧呼呼的伤口,抬头看向姜念:“妈妈,你得帮我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我怎么帮你呀?雷小迪见了你爸肯定跟你爸告状。”

陆帆:……

他低下头:“他除了告状就是哭,还不如雷小筱呢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拍了下陆帆的小脑袋:“你别仗着你爸从小教你功夫你就在外面欺负人,好在雷小迪眼睛没有大事,要真是出个大问题,你爸揍你都是轻的,毁了雷小迪一辈子可怎么办?”

陆帆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听见外面刹车的声音才开始慌了,抓住姜念的手,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:“妈妈,你得救你儿子,不然你男人要打死我。”

五岁多的孩子,装起可怜来姜念根本受不住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姜念拉起陆帆:“你先回屋,我先探探口风,看你爸知不知道你今天打架的事。”

陆帆一听,嗖一下窜到了二楼。

陆聿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窜到了楼上,跟当年姜念窜进屋里的小身影如出一辙。

“陆聿。”

姜念走来挽上陆聿的手臂,仰着小脸看他:“开完会了?”

陆聿看穿他们母子的小把戏,眸底隐藏着笑意,他刚脱下外套就被姜念接住,姜念笑眯眯的说:“晚饭做好了,你快去吃,吃完了我给你捏捏肩揉揉背,辛苦一天了肯定特别累。”

陆聿眉头挑了下:“好。”

他抬眸扫了眼二楼的楼梯拐角,原本温柔的声音化为低沉的严厉:“陆帆,小汪叔叔在门外,让他送你去凌爷爷家待一晚。”

陆帆奶呼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:“好嘞!”

一抹小小的身影从楼梯上窜下:“小汪叔叔,快点跑,晚点我该被我爸剥皮了。”

小汪:……

房门碰的一下关上,姜念眨了眨眼,一时间没明白事情怎么朝这个方向发展了?

手被陆聿牵起,姜念抬头就撞进陆聿深黑的目光里,男人浓烈的暗谷欠像是潮水般/将她一点点吞没,牵着她手指的那只大手/缓缓移到手腕,干/燥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腕骨,耳边是陆聿低沉醇厚的嗓音:“先吃饭。”

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牵手,姜念却心尖狂跳,脸都红了一截。

姜念坐在陆聿边上,抬头看了眼男人的脸色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知不知道陆帆今天跟雷小迪打架的事,陆聿给姜念碗里加了点肉,揉了揉她脑袋:“吃饭。”

结婚这么多年,姜念从来没看懂过陆聿,如果他不刻意表现出来,她永远不知道陆聿心里在想什么。

一直到吃过饭,洗过澡,姜念被陆聿欺/负的呼吸薄颤时才回过味来。

“这就是你把帆帆送到凌教授家里的原因,是不是?”

陆聿在她小/腹、上亲了下:“笨蛋,你才知道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一开始只是以为陆聿怕自己在气头上怕伤了陆帆,没想到他藏着这个心思。

姜念捏了捏陆聿的手指,看着俯/身而来的陆聿:“帆帆也不是故意的,两个孩子都有错,你别……啊。”

陆聿动了动,低下头/咬/了下姜念的唇:“帆帆的事我有分寸,你当好你的慈母,我做好我的严父。”

姜念:……

得,这趟白费。

她儿子免不了一顿‘教育’了。.

姜念不知道陆聿怎么教育的陆帆,但这段时间陆帆严肃的小模样逗笑了姜念。

逢过年的时候,凌梦湘过来,让陆聿一家三口去他们家过年。

凌教授被平反的那年是1978年。

祝书记、顾时州、凌梦湘、陆聿和姜念一起去云市接的他。

凌教授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,两鬓斑白时才熬出头,饭桌上凌教授喝了很多酒,祝书记也喝了不少,两人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,从年轻说到老。

除夕夜,陆聿开车带着姜念和陆帆去了凌教授家里,他们前脚刚到,顾时州后脚就到了。

凌教授家里放着圆桌,几个人围着桌子,倒是热闹了许多。

几个人在饭桌上说了许多话,陆帆贴着顾时州,在听顾时州和凌爷爷说从前的事,偶尔还问几个问题,顾时州摸了摸陆帆的脑袋,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姜念,姜念低着头吃饭,陆聿时不时的给她添菜,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。

吃过年夜饭,凌教授和陆聿与顾时州说话,姜念和凌梦湘收拾桌子。

两人在厨房听着外面凌教授问顾时州的情况:“时州,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了。”

自从凌教授平反回家后,每年都会跟顾时州说这句话,而顾时州的回答也一成不变,他说:“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。”

凌教授看了眼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凌梦湘,叹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顾时州的手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放在心上的事还是多操点心。”

顾时州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凌梦湘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火,心思沉重复杂,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回头看了眼,勉强的笑了下:“爸。”

凌教授双手搭在阳台的边缘,沉默了许久才道:“湘湘,你怎么想的?”

凌梦湘环抱双臂,搓了搓手臂说:“我会继续等。”

她相信总有一天顾时州会看到她,会将兄妹的感情转化成男女主之情。

她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不在乎等下去。.

过完年大家又开始忙了。

葛梅赶去港城,给姜念说了纺织公司的事,让她有时间过来一趟。

这几天刚好变天了,姜念也觉得浑身又困又乏。

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姜念站在窗前看着院里的雪,身后传你这两天不舒服?”

姜念抿嘴一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他。

陆聿眉峰一挑,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,他摸了摸姜念的肚子,语气里都是心疼:“刚怀上就折腾你。”说完很轻的拍了下姜念的肚子:“让你妈妈不舒服,等你出来老爹收拾你。”

姜念没忍住笑出声:“你威胁孩子有什么用。”

陆聿也笑了,抱着姜念没说话。

过了一会,男人的唇在她脸颊上蹭了蹭,眉眼里浸满了宠爱和温柔:“念念。”

姜念刚抬头就被陆聿结结实实的/吻住了。

男人的/吻温柔又缱/绻,带着细腻的情感与呵护。

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,陆帆蹭蹭蹭的跑下楼,直接无视抱在一起的夫妻俩,接起电话后开心的和那头聊起来,姜念转头问陆帆:“谁打来的?”

陆帆道:“宋叔叔打来的,问我喜欢什么,他从新疆带回来。”

“姜念。”

陆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姜念抬起头看他:“嗯?”

陆聿道:“我爱你。”

和陆聿在一起十二年,这是姜念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这么肉/麻的话。

别说,还挺受用的。

姜念趁陆帆跟宋白聊的起劲,踮起脚尖在陆聿喉结上亲了下,迎着男人瞬间浓黑的目光,她眉眼一弯,笑道:“我也是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感谢在2024-03-0411:52:20~2024-03-0513:34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阿比媽媽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默默26瓶;bethcat20瓶;七哥19瓶;哦嚯66616瓶;6406244810瓶;啤你你你酒耶8瓶;和光尘、zhugeyl、67269277、橘子、加菲猫的蜕变5瓶;安安4瓶;65513579、pufferfish、紫衣、花楸楸、67022595、凌灵零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1982年冬天,元旦节这天姜念接到了葛梅的电话?()_[(.)]???.の.の?()?(),

她现在在港城()?(),

跟邓珂在一起。

自从改革开放后,葛梅立刻辞去了工作的岗位奔赴港城()?(),

跟邓珂合作做生意,这一天葛梅等了很久,家里人也劝她慎重考虑()?(),

她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再熬几年就熬出头了,所有说客都被葛梅拒绝在门外。

她按部就班了大半辈子,心里一直有股子冲劲,她羡慕邓珂,终于有一天她也能像邓珂一样了。

葛梅在电话里对姜念说她现在跟邓珂合作的特别好,虽然在外面奔波,可心里无比的畅快,两人闲聊了一会,葛梅才说起正事:“绣图的事怎么样了?”

姜念笑道:“快绣好了。”

葛梅说:“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里的香饽饽,有多少合作商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,虽然一年只绣一幅图,但绣图大卖,还把咱们公司名声打出去了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没有你和邓姐,港城那边谁认识我。”

“对了。”葛梅打趣道:“你今年要不要来港城过年?”

姜念笑道:“我要是去了港城,陆聿就得抱着孩子追过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葛梅的笑声:“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,陆聿那小子那么喜欢黏着你。”

和葛梅挂了电话,姜念穿上外套准备去学校接陆帆,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碰见了老师带着陆帆回来,一块跟来的还有陈语欢与雷小迪,雷小迪左眼圈有些红肿,像是挨了一拳,陈语欢看着气呼呼的。

“梁老师,这是怎么了?”

姜念看了眼三个孩子,陈语欢一看见姜念就跑过:“干妈,陆帆和雷小迪打架了,打的可凶了。”

陆帆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,雷小迪也哼了一声,倒是谁也不让谁。

梁老师说:“姜同志,雷小迪的爸妈不在家,这事我跟你说。”

经过梁老师一说姜念才明白事情真相,雷小迪喜欢跟陈语欢玩,陈语欢喜欢黏着陆帆,这下雷小迪不愿意了,觉得陆帆抢走了他的好朋友,就跟陆帆打起来了,两人谁也不让谁,陆帆打小被陆聿训练,年龄虽小,可手上功夫不差,雷小迪没占上便宜,倒被陆帆把眼睛给打肿了。

晚上岳巧两口子带着雷小筱过来接雷小迪的时候知道了这事,雷团长虎着脸,一巴掌扇在雷小迪的后脑勺:“你咋跟个小姑娘一样,打架还挠人呢,而且挠都挠不上。”

雷小迪瞬间哭鼻子了。

雷团长:……

他家两孩子跟投错胎一样,雷小筱性格跟男孩一样,雷小迪成天就知道哭,打个架还挠人,跟女娃娃一样。

岳巧忍不住大笑,跟姜念聊了一会,带着孩子就走了。

大家都从以前的家属楼搬出来了,陆聿家现在是处独立小二楼,现在坐在军长的位置,这几天一直忙着开会,晚上八点了还没回?”

陆帆:……

小屁孩低着头,摸了摸脸上烧呼呼的伤口,抬头看向姜念:“妈妈,你得帮我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我怎么帮你呀?雷小迪见了你爸肯定跟你爸告状。”

陆帆:……

他低下头:“他除了告状就是哭,还不如雷小筱呢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拍了下陆帆的小脑袋:“你别仗着你爸从小教你功夫你就在外面欺负人,好在雷小迪眼睛没有大事,要真是出个大问题,你爸揍你都是轻的,毁了雷小迪一辈子可怎么办?”

陆帆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听见外面刹车的声音才开始慌了,抓住姜念的手,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:“妈妈,你得救你儿子,不然你男人要打死我。”

五岁多的孩子,装起可怜来姜念根本受不住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姜念拉起陆帆:“你先回屋,我先探探口风,看你爸知不知道你今天打架的事。”

陆帆一听,嗖一下窜到了二楼。

陆聿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窜到了楼上,跟当年姜念窜进屋里的小身影如出一辙。

“陆聿。”

姜念走来挽上陆聿的手臂,仰着小脸看他:“开完会了?”

陆聿看穿他们母子的小把戏,眸底隐藏着笑意,他刚脱下外套就被姜念接住,姜念笑眯眯的说:“晚饭做好了,你快去吃,吃完了我给你捏捏肩揉揉背,辛苦一天了肯定特别累。”

陆聿眉头挑了下:“好。”

他抬眸扫了眼二楼的楼梯拐角,原本温柔的声音化为低沉的严厉:“陆帆,小汪叔叔在门外,让他送你去凌爷爷家待一晚。”

陆帆奶呼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:“好嘞!”

一抹小小的身影从楼梯上窜下:“小汪叔叔,快点跑,晚点我该被我爸剥皮了。”

小汪:……

房门碰的一下关上,姜念眨了眨眼,一时间没明白事情怎么朝这个方向发展了?

手被陆聿牵起,姜念抬头就撞进陆聿深黑的目光里,男人浓烈的暗谷欠像是潮水般/将她一点点吞没,牵着她手指的那只大手/缓缓移到手腕,干/燥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腕骨,耳边是陆聿低沉醇厚的嗓音:“先吃饭。”

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牵手,姜念却心尖狂跳,脸都红了一截。

姜念坐在陆聿边上,抬头看了眼男人的脸色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知不知道陆帆今天跟雷小迪打架的事,陆聿给姜念碗里加了点肉,揉了揉她脑袋:“吃饭。”

结婚这么多年,姜念从来没看懂过陆聿,如果他不刻意表现出来,她永远不知道陆聿心里在想什么。

一直到吃过饭,洗过澡,姜念被陆聿欺/负的呼吸薄颤时才回过味来。

“这就是你把帆帆送到凌教授家里的原因,是不是?”

陆聿在她小/腹、上亲了下:“笨蛋,你才知道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一开始只是以为陆聿怕自己在气头上怕伤了陆帆,没想到他藏着这个心思。

姜念捏了捏陆聿的手指,看着俯/身而来的陆聿:“帆帆也不是故意的,两个孩子都有错,你别……啊。”

陆聿动了动,低下头/咬/了下姜念的唇:“帆帆的事我有分寸,你当好你的慈母,我做好我的严父。”

姜念:……

得,这趟白费。

她儿子免不了一顿‘教育’了。.

姜念不知道陆聿怎么教育的陆帆,但这段时间陆帆严肃的小模样逗笑了姜念。

逢过年的时候,凌梦湘过来,让陆聿一家三口去他们家过年。

凌教授被平反的那年是1978年。

祝书记、顾时州、凌梦湘、陆聿和姜念一起去云市接的他。

凌教授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,两鬓斑白时才熬出头,饭桌上凌教授喝了很多酒,祝书记也喝了不少,两人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,从年轻说到老。

除夕夜,陆聿开车带着姜念和陆帆去了凌教授家里,他们前脚刚到,顾时州后脚就到了。

凌教授家里放着圆桌,几个人围着桌子,倒是热闹了许多。

几个人在饭桌上说了许多话,陆帆贴着顾时州,在听顾时州和凌爷爷说从前的事,偶尔还问几个问题,顾时州摸了摸陆帆的脑袋,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姜念,姜念低着头吃饭,陆聿时不时的给她添菜,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。

吃过年夜饭,凌教授和陆聿与顾时州说话,姜念和凌梦湘收拾桌子。

两人在厨房听着外面凌教授问顾时州的情况:“时州,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了。”

自从凌教授平反回家后,每年都会跟顾时州说这句话,而顾时州的回答也一成不变,他说:“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。”

凌教授看了眼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凌梦湘,叹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顾时州的手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放在心上的事还是多操点心。”

顾时州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凌梦湘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火,心思沉重复杂,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回头看了眼,勉强的笑了下:“爸。”

凌教授双手搭在阳台的边缘,沉默了许久才道:“湘湘,你怎么想的?”

凌梦湘环抱双臂,搓了搓手臂说:“我会继续等。”

她相信总有一天顾时州会看到她,会将兄妹的感情转化成男女主之情。

她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不在乎等下去。.

过完年大家又开始忙了。

葛梅赶去港城,给姜念说了纺织公司的事,让她有时间过来一趟。

这几天刚好变天了,姜念也觉得浑身又困又乏。

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姜念站在窗前看着院里的雪,身后传你这两天不舒服?”

姜念抿嘴一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他。

陆聿眉峰一挑,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,他摸了摸姜念的肚子,语气里都是心疼:“刚怀上就折腾你。”说完很轻的拍了下姜念的肚子:“让你妈妈不舒服,等你出来老爹收拾你。”

姜念没忍住笑出声:“你威胁孩子有什么用。”

陆聿也笑了,抱着姜念没说话。

过了一会,男人的唇在她脸颊上蹭了蹭,眉眼里浸满了宠爱和温柔:“念念。”

姜念刚抬头就被陆聿结结实实的/吻住了。

男人的/吻温柔又缱/绻,带着细腻的情感与呵护。

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,陆帆蹭蹭蹭的跑下楼,直接无视抱在一起的夫妻俩,接起电话后开心的和那头聊起来,姜念转头问陆帆:“谁打来的?”

陆帆道:“宋叔叔打来的,问我喜欢什么,他从新疆带回来。”

“姜念。”

陆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姜念抬起头看他:“嗯?”

陆聿道:“我爱你。”

和陆聿在一起十二年,这是姜念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这么肉/麻的话。

别说,还挺受用的。

姜念趁陆帆跟宋白聊的起劲,踮起脚尖在陆聿喉结上亲了下,迎着男人瞬间浓黑的目光,她眉眼一弯,笑道:“我也是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感谢在2024-03-0411:52:20~2024-03-0513:34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阿比媽媽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默默26瓶;bethcat20瓶;七哥19瓶;哦嚯66616瓶;6406244810瓶;啤你你你酒耶8瓶;和光尘、zhugeyl、67269277、橘子、加菲猫的蜕变5瓶;安安4瓶;65513579、pufferfish、紫衣、花楸楸、67022595、凌灵零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1982年冬天,元旦节这天姜念接到了葛梅的电话?()?[(.)]??。?。??()?(),

她现在在港城()?(),

跟邓珂在一起。

自从改革开放后,葛梅立刻辞去了工作的岗位奔赴港城()?(),

跟邓珂合作做生意,这一天葛梅等了很久,家里人也劝她慎重考虑()?(),

她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再熬几年就熬出头了,所有说客都被葛梅拒绝在门外。

她按部就班了大半辈子,心里一直有股子冲劲,她羡慕邓珂,终于有一天她也能像邓珂一样了。

葛梅在电话里对姜念说她现在跟邓珂合作的特别好,虽然在外面奔波,可心里无比的畅快,两人闲聊了一会,葛梅才说起正事:“绣图的事怎么样了?”

姜念笑道:“快绣好了。”

葛梅说:“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里的香饽饽,有多少合作商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,虽然一年只绣一幅图,但绣图大卖,还把咱们公司名声打出去了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没有你和邓姐,港城那边谁认识我。”

“对了。”葛梅打趣道:“你今年要不要来港城过年?”

姜念笑道:“我要是去了港城,陆聿就得抱着孩子追过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葛梅的笑声:“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,陆聿那小子那么喜欢黏着你。”

和葛梅挂了电话,姜念穿上外套准备去学校接陆帆,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碰见了老师带着陆帆回来,一块跟来的还有陈语欢与雷小迪,雷小迪左眼圈有些红肿,像是挨了一拳,陈语欢看着气呼呼的。

“梁老师,这是怎么了?”

姜念看了眼三个孩子,陈语欢一看见姜念就跑过:“干妈,陆帆和雷小迪打架了,打的可凶了。”

陆帆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,雷小迪也哼了一声,倒是谁也不让谁。

梁老师说:“姜同志,雷小迪的爸妈不在家,这事我跟你说。”

经过梁老师一说姜念才明白事情真相,雷小迪喜欢跟陈语欢玩,陈语欢喜欢黏着陆帆,这下雷小迪不愿意了,觉得陆帆抢走了他的好朋友,就跟陆帆打起来了,两人谁也不让谁,陆帆打小被陆聿训练,年龄虽小,可手上功夫不差,雷小迪没占上便宜,倒被陆帆把眼睛给打肿了。

晚上岳巧两口子带着雷小筱过来接雷小迪的时候知道了这事,雷团长虎着脸,一巴掌扇在雷小迪的后脑勺:“你咋跟个小姑娘一样,打架还挠人呢,而且挠都挠不上。”

雷小迪瞬间哭鼻子了。

雷团长:……

他家两孩子跟投错胎一样,雷小筱性格跟男孩一样,雷小迪成天就知道哭,打个架还挠人,跟女娃娃一样。

岳巧忍不住大笑,跟姜念聊了一会,带着孩子就走了。

大家都从以前的家属楼搬出来了,陆聿家现在是处独立小二楼,现在坐在军长的位置,这几天一直忙着开会,晚上八点了还没回?”

陆帆:……

小屁孩低着头,摸了摸脸上烧呼呼的伤口,抬头看向姜念:“妈妈,你得帮我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我怎么帮你呀?雷小迪见了你爸肯定跟你爸告状。”

陆帆:……

他低下头:“他除了告状就是哭,还不如雷小筱呢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拍了下陆帆的小脑袋:“你别仗着你爸从小教你功夫你就在外面欺负人,好在雷小迪眼睛没有大事,要真是出个大问题,你爸揍你都是轻的,毁了雷小迪一辈子可怎么办?”

陆帆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听见外面刹车的声音才开始慌了,抓住姜念的手,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:“妈妈,你得救你儿子,不然你男人要打死我。”

五岁多的孩子,装起可怜来姜念根本受不住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姜念拉起陆帆:“你先回屋,我先探探口风,看你爸知不知道你今天打架的事。”

陆帆一听,嗖一下窜到了二楼。

陆聿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窜到了楼上,跟当年姜念窜进屋里的小身影如出一辙。

“陆聿。”

姜念走来挽上陆聿的手臂,仰着小脸看他:“开完会了?”

陆聿看穿他们母子的小把戏,眸底隐藏着笑意,他刚脱下外套就被姜念接住,姜念笑眯眯的说:“晚饭做好了,你快去吃,吃完了我给你捏捏肩揉揉背,辛苦一天了肯定特别累。”

陆聿眉头挑了下:“好。”

他抬眸扫了眼二楼的楼梯拐角,原本温柔的声音化为低沉的严厉:“陆帆,小汪叔叔在门外,让他送你去凌爷爷家待一晚。”

陆帆奶呼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:“好嘞!”

一抹小小的身影从楼梯上窜下:“小汪叔叔,快点跑,晚点我该被我爸剥皮了。”

小汪:……

房门碰的一下关上,姜念眨了眨眼,一时间没明白事情怎么朝这个方向发展了?

手被陆聿牵起,姜念抬头就撞进陆聿深黑的目光里,男人浓烈的暗谷欠像是潮水般/将她一点点吞没,牵着她手指的那只大手/缓缓移到手腕,干/燥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腕骨,耳边是陆聿低沉醇厚的嗓音:“先吃饭。”

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牵手,姜念却心尖狂跳,脸都红了一截。

姜念坐在陆聿边上,抬头看了眼男人的脸色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知不知道陆帆今天跟雷小迪打架的事,陆聿给姜念碗里加了点肉,揉了揉她脑袋:“吃饭。”

结婚这么多年,姜念从来没看懂过陆聿,如果他不刻意表现出来,她永远不知道陆聿心里在想什么。

一直到吃过饭,洗过澡,姜念被陆聿欺/负的呼吸薄颤时才回过味来。

“这就是你把帆帆送到凌教授家里的原因,是不是?”

陆聿在她小/腹、上亲了下:“笨蛋,你才知道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一开始只是以为陆聿怕自己在气头上怕伤了陆帆,没想到他藏着这个心思。

姜念捏了捏陆聿的手指,看着俯/身而来的陆聿:“帆帆也不是故意的,两个孩子都有错,你别……啊。”

陆聿动了动,低下头/咬/了下姜念的唇:“帆帆的事我有分寸,你当好你的慈母,我做好我的严父。”

姜念:……

得,这趟白费。

她儿子免不了一顿‘教育’了。.

姜念不知道陆聿怎么教育的陆帆,但这段时间陆帆严肃的小模样逗笑了姜念。

逢过年的时候,凌梦湘过来,让陆聿一家三口去他们家过年。

凌教授被平反的那年是1978年。

祝书记、顾时州、凌梦湘、陆聿和姜念一起去云市接的他。

凌教授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,两鬓斑白时才熬出头,饭桌上凌教授喝了很多酒,祝书记也喝了不少,两人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,从年轻说到老。

除夕夜,陆聿开车带着姜念和陆帆去了凌教授家里,他们前脚刚到,顾时州后脚就到了。

凌教授家里放着圆桌,几个人围着桌子,倒是热闹了许多。

几个人在饭桌上说了许多话,陆帆贴着顾时州,在听顾时州和凌爷爷说从前的事,偶尔还问几个问题,顾时州摸了摸陆帆的脑袋,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姜念,姜念低着头吃饭,陆聿时不时的给她添菜,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。

吃过年夜饭,凌教授和陆聿与顾时州说话,姜念和凌梦湘收拾桌子。

两人在厨房听着外面凌教授问顾时州的情况:“时州,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了。”

自从凌教授平反回家后,每年都会跟顾时州说这句话,而顾时州的回答也一成不变,他说:“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。”

凌教授看了眼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凌梦湘,叹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顾时州的手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放在心上的事还是多操点心。”

顾时州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凌梦湘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火,心思沉重复杂,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回头看了眼,勉强的笑了下:“爸。”

凌教授双手搭在阳台的边缘,沉默了许久才道:“湘湘,你怎么想的?”

凌梦湘环抱双臂,搓了搓手臂说:“我会继续等。”

她相信总有一天顾时州会看到她,会将兄妹的感情转化成男女主之情。

她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不在乎等下去。.

过完年大家又开始忙了。

葛梅赶去港城,给姜念说了纺织公司的事,让她有时间过来一趟。

这几天刚好变天了,姜念也觉得浑身又困又乏。

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姜念站在窗前看着院里的雪,身后传你这两天不舒服?”

姜念抿嘴一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他。

陆聿眉峰一挑,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,他摸了摸姜念的肚子,语气里都是心疼:“刚怀上就折腾你。”说完很轻的拍了下姜念的肚子:“让你妈妈不舒服,等你出来老爹收拾你。”

姜念没忍住笑出声:“你威胁孩子有什么用。”

陆聿也笑了,抱着姜念没说话。

过了一会,男人的唇在她脸颊上蹭了蹭,眉眼里浸满了宠爱和温柔:“念念。”

姜念刚抬头就被陆聿结结实实的/吻住了。

男人的/吻温柔又缱/绻,带着细腻的情感与呵护。

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,陆帆蹭蹭蹭的跑下楼,直接无视抱在一起的夫妻俩,接起电话后开心的和那头聊起来,姜念转头问陆帆:“谁打来的?”

陆帆道:“宋叔叔打来的,问我喜欢什么,他从新疆带回来。”

“姜念。”

陆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姜念抬起头看他:“嗯?”

陆聿道:“我爱你。”

和陆聿在一起十二年,这是姜念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这么肉/麻的话。

别说,还挺受用的。

姜念趁陆帆跟宋白聊的起劲,踮起脚尖在陆聿喉结上亲了下,迎着男人瞬间浓黑的目光,她眉眼一弯,笑道:“我也是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感谢在2024-03-0411:52:20~2024-03-0513:34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阿比媽媽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默默26瓶;bethcat20瓶;七哥19瓶;哦嚯66616瓶;6406244810瓶;啤你你你酒耶8瓶;和光尘、zhugeyl、67269277、橘子、加菲猫的蜕变5瓶;安安4瓶;65513579、pufferfish、紫衣、花楸楸、67022595、凌灵零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1982年冬天,元旦节这天姜念接到了葛梅的电话,她现在在港城,跟邓珂在一起。

6本作者画青回提醒您《七零炮灰小寡妇》第一时间在.?更新最新章节,记住[(.)]6?6.の.の6

()?()

自从改革开放后,葛梅立刻辞去了工作的岗位奔赴港城,跟邓珂合作做生意,这一天葛梅等了很久,家里人也劝她慎重考虑,她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再熬几年就熬出头了,所有说客都被葛梅拒绝在门外。()?()

她按部就班了大半辈子,心里一直有股子冲劲,她羡慕邓珂,终于有一天她也能像邓珂一样了。()?()

葛梅在电话里对姜念说她现在跟邓珂合作的特别好,虽然在外面奔波,可心里无比的畅快,两人闲聊了一会,葛梅才说起正事:“绣图的事怎么样了?”()?()

姜念笑道:“快绣好了。”

葛梅说:“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里的香饽饽,有多少合作商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,虽然一年只绣一幅图,但绣图大卖,还把咱们公司名声打出去了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没有你和邓姐,港城那边谁认识我。”

“对了。”葛梅打趣道:“你今年要不要来港城过年?”

姜念笑道:“我要是去了港城,陆聿就得抱着孩子追过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葛梅的笑声:“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,陆聿那小子那么喜欢黏着你。”

和葛梅挂了电话,姜念穿上外套准备去学校接陆帆,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碰见了老师带着陆帆回来,一块跟来的还有陈语欢与雷小迪,雷小迪左眼圈有些红肿,像是挨了一拳,陈语欢看着气呼呼的。

“梁老师,这是怎么了?”

姜念看了眼三个孩子,陈语欢一看见姜念就跑过:“干妈,陆帆和雷小迪打架了,打的可凶了。”

陆帆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,雷小迪也哼了一声,倒是谁也不让谁。

梁老师说:“姜同志,雷小迪的爸妈不在家,这事我跟你说。”

经过梁老师一说姜念才明白事情真相,雷小迪喜欢跟陈语欢玩,陈语欢喜欢黏着陆帆,这下雷小迪不愿意了,觉得陆帆抢走了他的好朋友,就跟陆帆打起来了,两人谁也不让谁,陆帆打小被陆聿训练,年龄虽小,可手上功夫不差,雷小迪没占上便宜,倒被陆帆把眼睛给打肿了。

晚上岳巧两口子带着雷小筱过来接雷小迪的时候知道了这事,雷团长虎着脸,一巴掌扇在雷小迪的后脑勺:“你咋跟个小姑娘一样,打架还挠人呢,而且挠都挠不上。”

雷小迪瞬间哭鼻子了。

雷团长:……

他家两孩子跟投错胎一样,雷小筱性格跟男孩一样,雷小迪成天就知道哭,打个架还挠人,跟女娃娃一样。

岳巧忍不住大笑,跟姜念聊了一会,带着孩子就走了。

大家都从以前的家属楼搬出来了,陆聿家现在是处独立小二楼,现在坐在军长的位置,这几天一直忙着开会,晚上八点了还没回?”

陆帆:……

小屁孩低着头,摸了摸脸上烧呼呼的伤口,抬头看向姜念:“妈妈,你得帮我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我怎么帮你呀?雷小迪见了你爸肯定跟你爸告状。”

陆帆:……

他低下头:“他除了告状就是哭,还不如雷小筱呢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拍了下陆帆的小脑袋:“你别仗着你爸从小教你功夫你就在外面欺负人,好在雷小迪眼睛没有大事,要真是出个大问题,你爸揍你都是轻的,毁了雷小迪一辈子可怎么办?”

陆帆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听见外面刹车的声音才开始慌了,抓住姜念的手,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:“妈妈,你得救你儿子,不然你男人要打死我。”

五岁多的孩子,装起可怜来姜念根本受不住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姜念拉起陆帆:“你先回屋,我先探探口风,看你爸知不知道你今天打架的事。”

陆帆一听,嗖一下窜到了二楼。

陆聿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窜到了楼上,跟当年姜念窜进屋里的小身影如出一辙。

“陆聿。”

姜念走来挽上陆聿的手臂,仰着小脸看他:“开完会了?”

陆聿看穿他们母子的小把戏,眸底隐藏着笑意,他刚脱下外套就被姜念接住,姜念笑眯眯的说:“晚饭做好了,你快去吃,吃完了我给你捏捏肩揉揉背,辛苦一天了肯定特别累。”

陆聿眉头挑了下:“好。”

他抬眸扫了眼二楼的楼梯拐角,原本温柔的声音化为低沉的严厉:“陆帆,小汪叔叔在门外,让他送你去凌爷爷家待一晚。”

陆帆奶呼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:“好嘞!”

一抹小小的身影从楼梯上窜下:“小汪叔叔,快点跑,晚点我该被我爸剥皮了。”

小汪:……

房门碰的一下关上,姜念眨了眨眼,一时间没明白事情怎么朝这个方向发展了?

手被陆聿牵起,姜念抬头就撞进陆聿深黑的目光里,男人浓烈的暗谷欠像是潮水般/将她一点点吞没,牵着她手指的那只大手/缓缓移到手腕,干/燥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腕骨,耳边是陆聿低沉醇厚的嗓音:“先吃饭。”

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牵手,姜念却心尖狂跳,脸都红了一截。

姜念坐在陆聿边上,抬头看了眼男人的脸色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知不知道陆帆今天跟雷小迪打架的事,陆聿给姜念碗里加了点肉,揉了揉她脑袋:“吃饭。”

结婚这么多年,姜念从来没看懂过陆聿,如果他不刻意表现出来,她永远不知道陆聿心里在想什么。

一直到吃过饭,洗过澡,姜念被陆聿欺/负的呼吸薄颤时才回过味来。

“这就是你把帆帆送到凌教授家里的原因,是不是?”

陆聿在她小/腹、上亲了下:“笨蛋,你才知道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一开始只是以为陆聿怕自己在气头上怕伤了陆帆,没想到他藏着这个心思。

姜念捏了捏陆聿的手指,看着俯/身而来的陆聿:“帆帆也不是故意的,两个孩子都有错,你别……啊。”

陆聿动了动,低下头/咬/了下姜念的唇:“帆帆的事我有分寸,你当好你的慈母,我做好我的严父。”

姜念:……

得,这趟白费。

她儿子免不了一顿‘教育’了。.

姜念不知道陆聿怎么教育的陆帆,但这段时间陆帆严肃的小模样逗笑了姜念。

逢过年的时候,凌梦湘过来,让陆聿一家三口去他们家过年。

凌教授被平反的那年是1978年。

祝书记、顾时州、凌梦湘、陆聿和姜念一起去云市接的他。

凌教授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,两鬓斑白时才熬出头,饭桌上凌教授喝了很多酒,祝书记也喝了不少,两人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,从年轻说到老。

除夕夜,陆聿开车带着姜念和陆帆去了凌教授家里,他们前脚刚到,顾时州后脚就到了。

凌教授家里放着圆桌,几个人围着桌子,倒是热闹了许多。

几个人在饭桌上说了许多话,陆帆贴着顾时州,在听顾时州和凌爷爷说从前的事,偶尔还问几个问题,顾时州摸了摸陆帆的脑袋,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姜念,姜念低着头吃饭,陆聿时不时的给她添菜,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。

吃过年夜饭,凌教授和陆聿与顾时州说话,姜念和凌梦湘收拾桌子。

两人在厨房听着外面凌教授问顾时州的情况:“时州,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了。”

自从凌教授平反回家后,每年都会跟顾时州说这句话,而顾时州的回答也一成不变,他说:“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。”

凌教授看了眼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凌梦湘,叹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顾时州的手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放在心上的事还是多操点心。”

顾时州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凌梦湘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火,心思沉重复杂,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回头看了眼,勉强的笑了下:“爸。”

凌教授双手搭在阳台的边缘,沉默了许久才道:“湘湘,你怎么想的?”

凌梦湘环抱双臂,搓了搓手臂说:“我会继续等。”

她相信总有一天顾时州会看到她,会将兄妹的感情转化成男女主之情。

她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不在乎等下去。.

过完年大家又开始忙了。

葛梅赶去港城,给姜念说了纺织公司的事,让她有时间过来一趟。

这几天刚好变天了,姜念也觉得浑身又困又乏。

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姜念站在窗前看着院里的雪,身后传你这两天不舒服?”

姜念抿嘴一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他。

陆聿眉峰一挑,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,他摸了摸姜念的肚子,语气里都是心疼:“刚怀上就折腾你。”说完很轻的拍了下姜念的肚子:“让你妈妈不舒服,等你出来老爹收拾你。”

姜念没忍住笑出声:“你威胁孩子有什么用。”

陆聿也笑了,抱着姜念没说话。

过了一会,男人的唇在她脸颊上蹭了蹭,眉眼里浸满了宠爱和温柔:“念念。”

姜念刚抬头就被陆聿结结实实的/吻住了。

男人的/吻温柔又缱/绻,带着细腻的情感与呵护。

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,陆帆蹭蹭蹭的跑下楼,直接无视抱在一起的夫妻俩,接起电话后开心的和那头聊起来,姜念转头问陆帆:“谁打来的?”

陆帆道:“宋叔叔打来的,问我喜欢什么,他从新疆带回来。”

“姜念。”

陆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姜念抬起头看他:“嗯?”

陆聿道:“我爱你。”

和陆聿在一起十二年,这是姜念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这么肉/麻的话。

别说,还挺受用的。

姜念趁陆帆跟宋白聊的起劲,踮起脚尖在陆聿喉结上亲了下,迎着男人瞬间浓黑的目光,她眉眼一弯,笑道:“我也是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感谢在2024-03-0411:52:20~2024-03-0513:34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阿比媽媽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默默26瓶;bethcat20瓶;七哥19瓶;哦嚯66616瓶;6406244810瓶;啤你你你酒耶8瓶;和光尘、zhugeyl、67269277、橘子、加菲猫的蜕变5瓶;安安4瓶;65513579、pufferfish、紫衣、花楸楸、67022595、凌灵零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1982年冬天,元旦节这天姜念接到了葛梅的电话()?(),

她现在在港城13()☉13#?#?13()?(),

跟邓珂在一起。

自从改革开放后,葛梅立刻辞去了工作的岗位奔赴港城()?(),

跟邓珂合作做生意,这一天葛梅等了很久,家里人也劝她慎重考虑()?(),

她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再熬几年就熬出头了,所有说客都被葛梅拒绝在门外。

她按部就班了大半辈子,心里一直有股子冲劲,她羡慕邓珂,终于有一天她也能像邓珂一样了。

葛梅在电话里对姜念说她现在跟邓珂合作的特别好,虽然在外面奔波,可心里无比的畅快,两人闲聊了一会,葛梅才说起正事:“绣图的事怎么样了?”

姜念笑道:“快绣好了。”

葛梅说:“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里的香饽饽,有多少合作商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,虽然一年只绣一幅图,但绣图大卖,还把咱们公司名声打出去了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没有你和邓姐,港城那边谁认识我。”

“对了。”葛梅打趣道:“你今年要不要来港城过年?”

姜念笑道:“我要是去了港城,陆聿就得抱着孩子追过来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葛梅的笑声:“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,陆聿那小子那么喜欢黏着你。”

和葛梅挂了电话,姜念穿上外套准备去学校接陆帆,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碰见了老师带着陆帆回来,一块跟来的还有陈语欢与雷小迪,雷小迪左眼圈有些红肿,像是挨了一拳,陈语欢看着气呼呼的。

“梁老师,这是怎么了?”

姜念看了眼三个孩子,陈语欢一看见姜念就跑过:“干妈,陆帆和雷小迪打架了,打的可凶了。”

陆帆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,雷小迪也哼了一声,倒是谁也不让谁。

梁老师说:“姜同志,雷小迪的爸妈不在家,这事我跟你说。”

经过梁老师一说姜念才明白事情真相,雷小迪喜欢跟陈语欢玩,陈语欢喜欢黏着陆帆,这下雷小迪不愿意了,觉得陆帆抢走了他的好朋友,就跟陆帆打起来了,两人谁也不让谁,陆帆打小被陆聿训练,年龄虽小,可手上功夫不差,雷小迪没占上便宜,倒被陆帆把眼睛给打肿了。

晚上岳巧两口子带着雷小筱过来接雷小迪的时候知道了这事,雷团长虎着脸,一巴掌扇在雷小迪的后脑勺:“你咋跟个小姑娘一样,打架还挠人呢,而且挠都挠不上。”

雷小迪瞬间哭鼻子了。

雷团长:……

他家两孩子跟投错胎一样,雷小筱性格跟男孩一样,雷小迪成天就知道哭,打个架还挠人,跟女娃娃一样。

岳巧忍不住大笑,跟姜念聊了一会,带着孩子就走了。

大家都从以前的家属楼搬出来了,陆聿家现在是处独立小二楼,现在坐在军长的位置,这几天一直忙着开会,晚上八点了还没回?”

陆帆:……

小屁孩低着头,摸了摸脸上烧呼呼的伤口,抬头看向姜念:“妈妈,你得帮我。”

姜念笑道:“我怎么帮你呀?雷小迪见了你爸肯定跟你爸告状。”

陆帆:……

他低下头:“他除了告状就是哭,还不如雷小筱呢。”

姜念:……

她拍了下陆帆的小脑袋:“你别仗着你爸从小教你功夫你就在外面欺负人,好在雷小迪眼睛没有大事,要真是出个大问题,你爸揍你都是轻的,毁了雷小迪一辈子可怎么办?”

陆帆没说话,过了好一会听见外面刹车的声音才开始慌了,抓住姜念的手,可怜兮兮的撅着小嘴:“妈妈,你得救你儿子,不然你男人要打死我。”

五岁多的孩子,装起可怜来姜念根本受不住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姜念拉起陆帆:“你先回屋,我先探探口风,看你爸知不知道你今天打架的事。”

陆帆一听,嗖一下窜到了二楼。

陆聿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身影窜到了楼上,跟当年姜念窜进屋里的小身影如出一辙。

“陆聿。”

姜念走来挽上陆聿的手臂,仰着小脸看他:“开完会了?”

陆聿看穿他们母子的小把戏,眸底隐藏着笑意,他刚脱下外套就被姜念接住,姜念笑眯眯的说:“晚饭做好了,你快去吃,吃完了我给你捏捏肩揉揉背,辛苦一天了肯定特别累。”

陆聿眉头挑了下:“好。”

他抬眸扫了眼二楼的楼梯拐角,原本温柔的声音化为低沉的严厉:“陆帆,小汪叔叔在门外,让他送你去凌爷爷家待一晚。”

陆帆奶呼呼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:“好嘞!”

一抹小小的身影从楼梯上窜下:“小汪叔叔,快点跑,晚点我该被我爸剥皮了。”

小汪:……

房门碰的一下关上,姜念眨了眨眼,一时间没明白事情怎么朝这个方向发展了?

手被陆聿牵起,姜念抬头就撞进陆聿深黑的目光里,男人浓烈的暗谷欠像是潮水般/将她一点点吞没,牵着她手指的那只大手/缓缓移到手腕,干/燥温热的手握住她的腕骨,耳边是陆聿低沉醇厚的嗓音:“先吃饭。”

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牵手,姜念却心尖狂跳,脸都红了一截。

姜念坐在陆聿边上,抬头看了眼男人的脸色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知不知道陆帆今天跟雷小迪打架的事,陆聿给姜念碗里加了点肉,揉了揉她脑袋:“吃饭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七零炮灰小寡妇》更新?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时空穿越,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: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,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: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
返回顶部